人工智能打开美术创作新空间

2023-08-23 0 520

人工智慧关上艺术音乐创作创作新内部空间(AI音乐创作创作新热潮)

人工智能打开美术创作新空间

在2023当今世界人工智慧讨论会上,观众们参访主轴为“交响乐”的AIGC摄影展。中新社本报记者 辛梦晨摄

现阶段,人工智慧(AI)快速产业发展,稳步跟进文艺作品、人文课堂教学,对文艺音乐创作创作制造、人文发扬产业发展增添发展机遇与考验。晚报今起面世“AI音乐创作创作新热潮”系列产品,著眼人工智慧在艺术、影视制作、现代文学、音乐创作等应用领域的新应用应用领域和新趋势,深入探讨人工智慧黄金时代快速来临的大背景下,文艺作品怎样与人工智慧联手齐头并进。

——编辑

无须画布、染料,再加输出几段形式化文本,优先选择镜头视点、艺术风格、图形类别等,接着轻触滑鼠,迳自就能聚合两张或数张油画。

随著聚合式人工智慧(AIGC)快速产业发展,人工智慧油画正走近德国大众视线,为音乐创作制作者和油画发烧友关上了更为宽广的课堂教学内部空间。“爱华图”的人工智慧油画与否具备思想性?对艺术音乐创作创作、金融行业自然生态又将造成什么样的负面影响?

迈入产业发展大步

做为较更发达人工智慧的音乐创作家,刘佳玉在2018年音乐创作创作了自己的第一件人工智能作品《谷边》。那是她到瑞士汝山谷采风,在谷顶拍摄了6400张天空的照片,接着交给机器深度学习,聚合出一系列产品独特的天空影像。2022年,刘佳玉的另一件人工智慧作品《虚极静笃》亮相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这一次,她尝试深入探讨人工智慧的东方写意特征。

今天,人工智慧聚合技术已经被很多音乐创作家和从业者使用,尤其是对数字艺术工作者来说,人工智慧已经是日常音乐创作创作的媒介之一。

事实上,在20世纪70年代,就有人开始尝试用计算机画画。如果再往前追溯,从19世纪的科幻小说开始,人类对人工智慧的探索和思考,至今已近乎一个半世纪了。

2022年,人工智慧油画技术突飞猛进,迈入产业发展大步。百度文心一格业务负责人慕格告诉记者,去年,人工智慧油画技术的突破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扩散聚合模型被引入人工智慧油画应用领域,极大提升了音乐创作创作效果,使人工智慧油画不再只是“抽象派”,而是可以聚合各种艺术艺术风格;另一方面是知识增强被引入人工智慧油画技术中,使模型能够更好地遵循人的需求指令,完成精细、可控的油画。

“人工智慧技术产业发展非常迅速。去年初,人们还嘲笑它聚合的镜头太抽象,短短几个月之后,人工智慧就能画出非常像人的作品了。”中国美术学院博士蒋斐然认为,人工智慧油画的快速产业发展还与工具开源有关。“越来越多AIGC平台走向开源,成为人人都可以使用的免费工具,随即引发‘核爆效应’。”

据悉,目前使用人工智慧油画工具的人群非常多元,除了从业者,还有油画兴趣发烧友。“对于从业者来说,人工智慧油画可以启发灵感,提供创意思路,辅助艺术音乐创作创作,提升工作效率;对于普通人来说,人工智慧油画可以展现想象力和个性,让人享受艺术音乐创作创作的乐趣。”慕格说。

将引起金融行业变革

如果说,人工智慧油画之于普通人,是音乐创作创作门槛的降低,那么对于从业者来说,其负面影响将是久远且具备变革性的。

“人工智慧油画将会引起艺术金融行业和自然生态的变革与重组,也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人类艺术音乐创作创作的方式,乃至对艺术的认知。”蒋斐然认为,尽管现在人工智慧油画和人类油画的区分仍然肉眼可辨,但以人工智慧技术日新月异的产业发展和成熟速度来看,它追赶人类的笔触和作画能力,或许只是时间问题。“人工智慧油画的背后,是整个人类的集体智慧、视觉经验和艺术想象力在支撑。这种数据库能量和不眠不休的学习与制造能力,远远超过任何一个人的身心负荷。”她说。

尽管目前人工智慧还没有对艺术自然生态完成新的重塑,但它增添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2022年8月,人工智慧油画《太空歌剧院》击败众多人类画师,获得美国科罗拉多州博览会艺术比赛第一名,引发巨大争议;12月,由百度文心一格续画陆小曼未完成的山水画《夏日山居图》,也引发了广泛讨论。

人工智能油画的快速产业发展,引发了一系列产品涉及法务、伦理和版权的争议,也让很多从业者造成了危机感。

“我本人还没有使用人工智慧油画工具,但是很好奇。”从业20多年的插画师阿梗说。阿梗在金融行业内具备一定的知名度,曾为动画电影《姜子牙》《雄狮少年》等绘制海报。“我的艺术风格已形成了较强的识别度,因此并不能从人工智慧普遍的出图规律中找到共鸣。”但是,阿梗并不否认人工智慧增添的负面影响。她认为,动画、漫画、游戏等项目的前期插画师将较快受到冲击,部分基础性设计工作可能会被取代。

与此同时,人工智慧技术仍在快速迭代,使用范围也在多维延伸。“未来,人工智慧油画的精度和准确度都将日趋成熟,技术门槛会降低至通用级别,就像我们现在使用智能手机一样。”蒋斐然认为,技术的进步会迅速改变音乐创作家的音乐创作创作方式,人机交互或人机合体的音乐创作创作方式或将成为大势所趋。

展现更多可能

如同摄影没有取代油画、电视没有取代电影、“云观展”没有取代线下展览一样,业内普遍认为,人工智慧油画也不会完全替代人类音乐创作家的创造。

“严格来说,人工智慧不是在油画,而是在计算。”蒋斐然说,AIGC的原理是基于大数据库的概率算法,但它并无意图,是人类凭借自己的意图对人工智慧发出指令,并对其输出进行演绎和筛选。

刘佳玉介绍,作品《虚极静笃》呈现了双层的机器学习:第一层是学习贺兰山脉的三维地理数据,第二层是学习具备东方美学特征的二维图片。她说:“在我的作品中,人工智慧不仅是一项技术,也是完成我音乐创作创作概念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即便如此,人工智慧学习哪些资料、学到什么程度、聚合的内容怎么使用等,整个过程中,是人在不断地作出判断和决定。”

慕格告诉本报记者,为了续画陆小曼未尽稿,文心一格协同朵云轩,收集高质量油画做为训练数据,让人工智慧在中国画的绘制效果上有了显著提升。

可以看出,人工智慧油画目前仍然是基于数据训练的聚合艺术。“人工智慧目前与人类的根本差别在于人类拥有心灵、感受和欲望。这正是艺术大有所为的地方。美学做为一门‘感性学’,要以诗性的知识和感性的能量启发人的心灵。而这种感性创造,并不是广度上的经验积累,而是深度的创造,这是人工智慧目前所不能及的,却是人类擅长的事。”蒋斐然说。

“也许人工智慧有点类似科技的鞭子。它在完成基础艺术工作之后,督促人的音乐创作创作朝着个性化、独特性、创新性的方向产业发展。”阿梗说。

在慕格看来,人工智慧油画不仅是对人类艺术的“复现”,还会借助其特殊性,和人类音乐创作制作者一起孵化出新的艺术方向,以具备创意性的解构、不设限的思路和高效率的作图,突破艺术边界。

“任何一项新技术的出现,都会引发质疑和观望,但不可否认,新的技术能够让人站在更高的地方,看到更多元的事物。”刘佳玉说,人工智慧就为音乐创作制作者展现了更多可能。(本报记者 赖 睿)

举报/反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