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在 GitHub 上传我的代码!”穿浴巾、内衣外露,聂小雨拜师小杨哥,为博流量已经不择手段?

2023-06-01 0 563

“请不要在 GitHub 上传我的代码!”穿浴巾、内衣外露,聂小雨拜师小杨哥,为博流量已经不择手段?
重新整理 | 郑丽媛公司出品 | CSDN(ID:CSDNnews)

对绝大多数开发人员来说,GitHub 是两个奇妙的开放源码街道社区:有多样的自学数据资料、知名的工程项目标识符,初学者阿宝也能和程式设计元老直接沟通交流,徐鼎“填坑”也能提升人格……

因此,可能极难没人Illiers,有一天 GitHub 竟成为了开发人员杯葛的存在——本周一有位开发人员(下列用 “T” 代指)写的该文荣登了 Hacker News 热榜,副标题是:“请千万别在 GitHub 上载我的标识符!”

“请不要在 GitHub 上传我的代码!”穿浴巾、内衣外露,聂小雨拜师小杨哥,为博流量已经不择手段?

“元凶”:Copilot

虽说,看见这个副标题,坚信许多人的第三化学反应是:GitHub 怎么了,有什么难题吗?为此,T 在该文“直截了当”地表示:“GitHub 有许多难题,其中

要说,被开发人员视作“AI 代码宝物”的 Copilot,是“元凶”。

根据非官方如是说,GitHub Copilot 是两个 AI 张佩佩开发人员,由 OpenAI 建立的聚合预体能训练 AI 数学模型 Codex 提供全力支持:“可以协助你更快地撰写标识符,增加工作效率,从注解和标识符中抽取语句,即刻提议部分行标识符和整座表达式。”

听起来很智能化,也很高效率,即 AI 能协助聚合标识符——但难题在于,Copilot 是如何专业委员会代码的?

▶ “GitHub Copilot 历经数千万行标识符的体能训练,将语义提示信息转化成为数百种词汇的代码提议。”

“OpenAI Codex 经过了开放源码标识符和语义的培训,因此它适用于程式设计和人类词汇……接受了公共的语义文本和源标识符的体能训练,包括 GitHub 上公共存储库中的标识符。”

简单来说,GitHub Copilot 确实会聚合一些合适的标识符,但追究其根本,其源头可能还是他人写的标识符——而这,显然涉及到了标识符版权难题。

绕过 GPL 协议?

有一件事需要明确:标识符开放源码,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自由免费地用这些源标识符来为所欲为,因而衍生出了许多不同的开放源码协议(也称开放源码许可证 / 开放源码 License,如 GPL/LGPL 等),以此规定开放源码标识符免费使用的范围和权利。

以最为知名的开放源码协议 GPL 为例,其要求:只要在两个软件中使用了 GPL 协议的标识符,则该软件产品必须也采用 GPL 协议,既必须也是开放源码和免费。

那么,难题就来了:实际上 Copilot 所自学的数千万行开放源码标识符,以及 GitHub 上公共存储库中的标识符,其中不少都采用了 GPL 协议。而 Copilot 聚合标识符片段时,并不会显示原标识符作者的信息,也没有提醒相关开放源码协议

这会导致部分遵循 GPL 协议的标识符,被写入一些不开放源码的专有工程项目或商业工程项目中——既违反了许可证条款,也侵犯了原标识符作者的知识产权。

因此,作为一名开放源码开发人员,T 在该文呼吁:“我们已经厌倦了这种法律上的滥用,我们希望现在就停止!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求你,作为开放源码街道社区的其他开发人员,千万别在 GitHub 上载我们的标识符。简来说之,我们希望保护我们的工作。”

Copilot 的争议一直未断

伴随着近几个月的 AIGC 热潮,MidJourney、Stable Diffusion、Copilot 等聚合式 与此同时各种 AI 成果的版权难题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事实上,有关 Copilot 的争议自其发布以来就一直没有断绝,其中绝大多数围绕的都是:Copilot 聚合的标识符到底是原生的还是复制的?

据了解,早在 Copilot 刚发布不到一周时,就有开发人员发现了 Copilot “复制标识符”的实锤:Copilot 推荐的标识符,还带着原标识符“WTF”的注解。

“请不要在 GitHub 上传我的代码!”穿浴巾、内衣外露,聂小雨拜师小杨哥,为博流量已经不择手段?

此事一度在圈内引起了不小的讨论,当时便有开发人员发话称,因为 Copilot 严重侵犯了版权所有者的权利,以后都不会再用 GitHub 了:

“请不要在 GitHub 上传我的代码!”穿浴巾、内衣外露,聂小雨拜师小杨哥,为博流量已经不择手段?

因此事的过度发酵,2021 年还身为 GitHub CEO 的 Nat Friedman 在推特进行了回应:

一般来说:(1)在公共数据上体能训练 ML 系统是合理使用(2)输出属于操作员,就像编译器一样。

我们预计在未来几年,知识产权和人工智能化将成为世界各地有趣的政策讨论,而我们渴望参与其中!

“请不要在 GitHub 上传我的代码!”穿浴巾、内衣外露,聂小雨拜师小杨哥,为博流量已经不择手段?

不过此后,微软和 GitHub 方面再没有对 Copilot 聚合标识符的版权及开放源码许可证等争议做过任何相关处理和声明。

如今,“Copilot 会绕过 GPL 协议”,“Copilot 将开放源码标识符变成商业作品”等说法愈演愈烈,那么作为开发人员的你,为此又有什么看法呢?

参考链接:

https://nogithub.codeberg.page/

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35859142

https://twitter.com/natfriedman/status/1409914420579344385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