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局三年:解构滴滴货运

2023-09-06 0 154

原副标题:改投五年:重构Lyft客运

入局三年:解构滴滴货运

作者/驿递

“Lyft客运是仓储行业的女兵。”

“大家说Lyft客运是个网络客运公司,但我们经常会希望把‘网络’这四个字拿掉。”

Lyft乘车客运销售部总经理T6670获邀应邀出席亚洲地区仓储艺术展“2023亚洲地区海运及仓储首脑会议”并发表主题演说,其中对Lyft客运的身分功能定位值得耐人寻味。

入局三年:解构滴滴货运

自2020年6月上架起,从乘车到客运,不经意Lyft漾濞县改投已3年,经历过新冠禽流感、宏观经济政经情势变动与黄锦蛤事件,潜伏很久的Lyft客运开始稀疏动作,对外表达意见。

同样的,继快狗挂牌上市捧得香港股市同城客运国内首批后,亦时不时有货娜拉谋求挂牌上市的消息响起,以致满帮等其他网络平台改投,同城客运市场如今变动因由。借Lyft客运成立一周年之际,再来看现如今Lyft客运的变与不变,依然凶悍还是本色更纤细?

01

重回使用者视线,谋求新增涨

自6月起,Lyft客运正式开启2023大学毕业存钱季公益活动。据介绍,公益活动前夕使用者可申领代金券包,未使用过Lyft客运存钱服务的使用者还能参与新使用者特惠。而且在历时四个月的大学毕业存钱季前夕,Lyft客运提出“片面收费项目更少赔”承诺,存钱过程中若出现片面收费项目,使用者可向网络平台索偿,经查证后,使用者即获得不合理收费项目的更少理赔。

日前,借助于网络平台上架一周年的打下基础,Lyft客运宣布计划投入数亿元,开启特惠,在乐山市、四川省、宁波市等26城并行上架“乔尔纳3科豆”公益活动,囊括轻量化送货上门、饰品快送、行包拼货、省钱存钱四个产品种类。

这些还是外界熟悉的来自网络乘车网络平台的“降维”打法:面向使用者侧凶悍出击。毕竟,在同城客运市场,使用者侧的补贴大战已停下很久,Lyft客运当前阶段的重点依然是为使用者提供一站式同城客运服务。

不过,强势重回

一周前,Lyft快送业务在Lyft网络平台和Lyft客运网络平台上架,目前已接入达达快送、闪送、UU跑腿三家公司,提供“经济帮送”、“专人直送”的小规格物品的即时配送服务。这一业务据介绍目前已在成都、杭州、北京等全国200座城市开通服务,预计6月底将拓展至全国300个城市。

从同城客运到同城跑腿,似乎已经成为网络平台企业之间拓展业务边界的一个选择。其中一个原因在于跑腿市场的规模与前景。据艾媒咨询数据,2021年中国跑腿经济市场规模达131亿元,预计2025年将达到664亿元,2018年-2025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75.4%。

可这一次,Lyft客运和货娜拉走上了不一样的路径。不久前,面对这个百亿级细分市场,货娜拉被爆开启了同城配送业务,招募了一批跑腿骑手,并且在今年四月中旬起在上海、广州、深圳开始了试点。

相较而言,Lyft客运这次采取的是聚合合作伙伴的模式。这一玩法在乘车网络平台早已成熟,对于占据流量优势的网络平台而言,不失为一种快速切入的方式,且有望实现共赢。

在Lyft客运使用者端,这个最新上架的快送业务与“运货、存钱”共同构成Lyft客运当前的三大主要服务之一。而这次,Lyft快送喊出的slogan是“全网比价,又快又便宜”。

入局三年:解构滴滴货运

作为外界观察整个Lyft稀疏推出的新业务之一,Lyft快送其实是Lyft客运孵化的业务。在谈及希望“去网络”的原因时,T6670提到:“线上简单撮合并不能很好满足使用者真实需求,同城客运服务方需要从线上走到线下,用心倾听使用者声音。”

正是根据来自使用者的反馈,Lyft客运才选择在轻量化送货上门与省钱存钱基础上,相继开发了同城拼货和饰品快送业务,希望让使用者实现一站式同城送货上门需求。

02

两侧齐发力,挖掘新价值

按照同城客运网络平台模式商业逻辑来讲,关键是使用者的规模和成交效率,使用者越多,需求越多,吸引越多的司机加盟网络平台,司机越多那么对需求的响应速度越快,网络平台成交效率越高。

在这个逻辑中,网络平台、使用者与司机,三者之间缺一不可。Lyft客运在司机端的发力也值得注意。

比如,在Lyft客运开展的一周年庆典公益活动中,除了面向使用者发补贴,Lyft客运司机可享受最高50元的随单高峰补助,邀好友跑客运奖励50元等多重激励,部分城市还组织司机师傅及家属参与“包粽子”、“消暑站”等多重司机关怀公益活动。

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国约有3620万名货车司机提供公路客运服务,其中约1/3为同城客运司机,大部分的货车司机都为男性和农村居民、受教育程度较低;而且大多数货车司机都是自营职业者,是多子女家庭的经济支撑。然而,低收入水平、不稳定的就业机会以及货车维护等高运营费用往往给货车司机带来巨大的财务压力。

长期以来,受到同城客运需求的即时性、不确定性和不对称性特点的影响,尽管监管政策频出,但公路客运的司机权益保障问题依然存在许多既有难痛点,具体看来有三大方面:

(1) 从供需关系来看,供大于求,货主的议价能力较个体司机更强,网络平台为了吸引更多的货主乔尔纳,不惜通过降价竞争的方式抢夺订单,从而侵害了司机的收入和权益;

(2) 客运网络平台的消单率较高,货主发布的需求具备一定的不确定性,比如司机到达目的地结果发现货装不下,货主临时计划有变,不需要运货,以及货主选错车型等情况都加大了需求的不确定性,进而影响司机的体验;

(3) 货主在叫车后经常出现临时取消订单、货物量超出所叫车型运载量、涉及道路危险货物、司机到达拉货地后联系不上货主等情况,从而造成订单失效,导致司机空驶,给司机造成损失;

对此,Lyft客运提出了一个司机成长及保障体系,覆盖服务前的空驶、危险货物拒单,服务中的里程偏差、货丢货损、安全,以及服务后针对路桥费/高速费、停车费等非标服务场景、意外事故等客运服务全流程,并且参与由Lyft公益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共同发起的“橙果计划”、司机关爱基金、“城市英雄”、“年度优秀司机”等各类公益项目和荣誉奖项。

这无疑是一件难而有意义的事情。

除了继续扩大市场规模之外,如何扩大司机规模或者说留住司机则是另一个重要着力点,首要的就是平衡好网络平台规则与司机权益。Lyft客运酝酿多时,大力推动对司机群体的需求洞察及满足,既是承担企业社会责任、构建良性网络平台生态的先行举措,也有利于企业自身长期的发展。

03

开放生态,同城客运新思路

过去近十年来,以货娜拉、Lyft客运、快狗打车等为代表的同城客运网络平台,解决了使用者叫车难、用车贵、价格不透明、信息不对称、行业效率低下等问题,同时还为一百多万名司机提供了就业机会。这也一直被视为同城客运网络平台行业的核心价值。

然而,基于同城客运场景复杂、服务标准化较弱、线上渗透率低等特性,生态开放成为了Lyft客运的一种策略选择。

2022年起,Lyft客运开启生态开放策略。除了最新上架的“快送”业务,其存钱服务也引入了多个行业合作伙伴,包括蓝犀牛、易丰等十余家国内头部存钱服务商,可以为使用者提供多种存钱服务,覆盖全国60多个城市。

同时,Lyft客运正在积极向合作伙伴开放自身网络平台能力,包括Lyft客运的SaaS系统、使用者管理系统、数据管理化系统、网络平台交易系统等,支持合作伙伴每一次跟使用者的链接。

按照T6670的发言,Lyft客运将持续推进生态开放策略,深耕线下服务网络,并希望联合行业优秀伙伴,一起推动发展与成长。

据介绍,Lyft客运通过区域合伙人模式建设线下服务网络,截至目前已经携手100余家合作伙伴拓展了数千个专业市场,与48万线下B端使用者建立合作关系,并获得使用者的各类反馈意见超过240万条,其中包括3000多条可落地的产品、业务及服务的改进建议。

最后,重回一个被反复提及的问题: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同城客运网络平台?或许,使用者、网络平台及司机都能从不同角度给出条条框框的答案。

司机与网络平台之间可以实现共赢,实现“正循环”,从而创造长期价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