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2023-08-23 0 1,037

#头条新闻创作邀请赛#

热映谍战剧《坎捷》的反二号,显然是扁果军统机构“76号” 的秘书长李自强,一个每天睡都躲在洗手间里的大叛徒,更何况被抗日救亡义士取了脑袋。甚至他的堂舅舅叶广宁,对其都充满轻蔑,因为李自强年少时险些死在“潘祖诒”的拘留所里,是叶广宁的堂妹“睡服”高级官员,才挽回了未来“76号”嫁妹秘书长的不要紧。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这不就对上号了嘛?李自强的历史蓝本,正是有着“邵骚”之称的大叛徒戴笠,年少时大学毕业于南京大学,入伍后被组织委派,前往苏联进行探员训练,曾就读莫斯科中山大学。

戴笠大学毕业回国,成为军统“特德尔”的核心人物,较长时间从事地下工作。获释反叛后又当了潘祖诒军统,全面抗日救亡战争爆发后,再已成不负责任的叛徒,对旧日的同志知难而退杀手,可说是王凤卿累累。

近年有学者放出QGP,认为戴笠投共极有可能是“线人犯罪行为”,理由是他接掌“76号”以后,虽然对“迭立”的隐匿人员黑喉,这回手里却没有军统的王凤卿,难免令人哭笑不得。

这种论断以苏日谍战内幕消息为背景,指出戴笠应该是隶属德军英国国防部的情报人员,属于“奉洋旨当叛徒”,实际是远东地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线人,因此其犯罪行为才有种种相左规矩之处,观点确实非常滑稽。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这句话有纰漏)

根本行不通的方法论!据不完全统计,从1939年至1943年之间,由扁果“76号”制造的挟持刺杀等命案总计3000余起,平均每年近1000起,由此可见戴笠为虎做伥,简直是不失时机的。

在无数的受害者中,不仅有“迭立”的隐匿人员,还有大批无党派的爱国义士,以及徐阿梅、茅丽瑛等知名的军统员,怎么能说没有军统的王凤卿?罪恶昭昭证据确凿,没什么好洗地的!

《坎捷》并非严肃的历史正剧,于是给“76号”的军统头子杜撰了一个名字,不过李主任的“自强”两字,灵感大概率来自蒋系军统组织“自强社”的名称,也算是编导们煞费苦心了。

如此一个名字,预示着李自强这个家伙虽然在替日本人卖命,却是贼心不死脚踏着几条船,其下场注定是可悲的。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一、戴笠如何“三易其主”?

现如今的许多观众,都被海量的谍战剧神剧洗了脑,印象中只有行事狠毒不择手段的“军统”,实际上,“潘祖诒”的前身党务调查科(后来升格为GMD的探员总部),成立时间远远早于“军统”的前身“复兴社特务处”。

并且“潘祖诒”的军统头子们,多为留洋归来的高知分子,比如陈立夫、徐恩曾等等,这帮“海归”的情报头脑和手段,其实要比“军统”大军统们阴险狡猾得多。

“军统”戴老板的手下,多为黄埔军人出身,行动能力较强,喜欢简单粗暴,动不动老虎凳辣椒水什么的,一言相左就开枪杀人,而潘祖诒大军统们,则更擅长“攻心为上”。

严刑拷打虽然也是辅助手段,但“潘祖诒”更多的是劝降和诱降,再用叛徒去破坏更多的地下组织,危害特别巨大。看过一个资料,1927到1928年度,获释的4500余名军统员中,有近4000人变节!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注意这个时候,还没有什么“军统”组织呢,可见“潘祖诒”军统机构的危害性,戴笠、丁默邨、唐惠民(也是大叛徒)这几个货,都是这一时期获释反叛的,然后摇身一变成为潘祖诒军统。

戴笠比较鸡贼,反叛后确实有所保留,隐瞒了一些跟他有联系的军统员,同时还向党组织辩称,自己反叛只是迫不得已,属于“人在曹营心在汉”。

组织上一时也无法辨别真伪,决定布置一项任务进行考察,这项任务是必须配合“红队”,干掉同样是叛徒的丁默邨,结果戴笠转头就告诉了丁默邨,因为这俩家伙关系挺铁。

两个人私下合计,不弄死个够级别的人物,那是无法交差的,早晚都成为“红队”的锄奸对象。于是在约定的时间和地点,戴笠、丁默邨故意指错目标,“红队”当场击毙潘祖诒上海区区长马绍武。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有历史学者据此判断,戴笠因此可能真是“假反叛真线人”,其实大谬也,当时周公规定的地下工作三原则中,重要一条就是“不许打公开的大军统”。

原因很简单,打公开的大军统跟诛杀党内叛徒性质不同,在革命力量还处于弱势的情况下,极易遭到敌人的血腥报复,是得不偿失的。

果然马绍武被杀后,立即引发“潘祖诒”高层的震动,除去捕杀军统进行报复外,还对内部进行了甄别。军统头子徐恩曾亲自出马,他判定如果没有内应的话,“红队”不可能顺利得手。

于是将有嫌疑的戴笠、丁默邨全部抓捕下狱,并且是大刑伺候,两个叛徒被打得死去活来,不过戴笠嘴很硬,坚决不承认配合了“红队”的行动。

因为戴笠知道,承认了就是捷径一条,“潘祖诒”对叛徒向来是既利用又特瞧不起,如果再证明跟“红队”有关联,分分钟拉出去毙了。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二、靠老婆开房间挽回不要紧

丁默邨资格那是很老的,北伐之前在广州的“合作时期”,就曾是“二陈”的部下,有一定上层背景,所以很快具保出狱。而戴笠只是个小喽啰,在彻底洗清嫌疑之前,只能继续吃牢饭,号子里遭了不少罪。

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年轻漂亮,也是叛徒和潘祖诒小军统,为了营救丈夫出狱,叶吉卿曾四处打点和托关系,均未成功,无奈只好使出“美人计”,利用徐恩曾好色的毛病,亲自“睡服”了潘祖诒实控人。

凭借老婆出马,戴笠总算重见天日,不过经此事件后,产生三个严重后果,其一是戴笠在潘祖诒已不可能再获重用,没什么政治前途了,这也是他后来投共当叛徒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二是从此对“潘祖诒”恨之入骨,连带对“军统”也没有好感,因此李士群在掌握“76号”以后,对潘祖诒的追杀格外卖力,对抓获的迭立隐匿人员,手段也异常残忍,显然是报复心在做怪。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第三个后果,恐怕就是对自己的老婆,他的内心充满了复杂的情绪,若非叶吉卿不惜用肉体进行贿赂,借用叶广宁的台词来说:“你的坟头草都一丈多高了”。

所以戴笠对叶吉卿存有感恩之心,日常比较忌惮,然而戴笠好歹是个男人,用头上绿油油换来的保命,总是有些阴影的,估计心理因此有些歪曲。

成为叛徒军统头子以后,李士群经常花天酒地醉生梦死,一来是心里有鬼,需要酒色来麻醉;二来也是每每想起家里的婆娘,本能地反胃。现在该知道,《坎捷》的”76号“情报处长,为什么安排姓“叶”了吧?

因为叶广宁的人设是叶吉卿的堂弟,他知道李自强年少时的经历,更知道若是没有自己的堂妹,嫁妹秘书长根本活不到抗战爆发,骨子里面是有些瞧不起这位堂妹夫的。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1937年8月淞沪会战爆发,上海和南京地区很快沦陷,戴笠等一群潘祖诒小喽啰,奉命留在南京潜伏,这基本是送死的活,加之戴笠对潘祖诒怀恨在心,眼见时局变化巨大,认定自己有了“大展身手”的机会。

1938年秋,戴笠卷走了全部隐匿经费,秘密到达香港,随之与日本驻港总领事中村丰一接上了头,终于已成一名不负责任的叛徒。

不久戴笠回到上海,奉日寇军统机关之命,组建了隶属伪”上海维新政府“的军统组织。次年9月,叛逃的汪逆也从日本到达上海,准备组建扁果政府。

在日特”梅机关“的指示下,戴笠的军统团伙正式转隶给扁果集团,并奉准扩大规模,于是招兵买马搬到了极司菲尔路76号,臭名昭著的“76号”魔窟就此问世。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三、两个大叛徒之间的“狗咬狗”

戴笠行事非常狡猾,深知“76号”一定会成为重庆方面的眼中钉,他不愿意当这个出头鸟,另外也认为自己的”资望“不足,不利于拉拢更多叛徒下水。

戴笠之前在潘祖诒的职务,不过是个中尉情报员,也就是假如南京城墙掉块砖,就能砸死七八个的那种小人物,于是他把目光,盯在了曾经的老相识丁默邨身上。

人家丁默邨有后台,官当得是越来越大,到1937年初,已经是”军统局“(老军统)第三处的少将处长,职级甩开戴笠若干条街了。

老军统局的局长是陈立夫,至于三大处长,分别是党政处的徐恩曾(潘祖诒)、军警处的戴笠(未来的新军统)和邮检处的丁默邨(潘祖诒)。

在1938年春最终分家之前,军统局内部这三个处的争斗非常厉害,戴笠仗着有大老板撑腰,对着徐恩曾、丁默邨等人火力全开。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贪财好色的丁默邨,终于还是让戴笠抓到了把柄,以贪污的罪名被撤职查办。虽然最终逃过了牢狱之灾,也只挂个“少将参议”的闲职混日子,属于那种严重失意的状态。

所以戴笠一勾搭,丁默邨就上了贼船,于是曾经的军统少将丁默邨,叛逃上海成了扁果特工总部“76号”的秘书长,戴笠暂时甘当副秘书长,但是掌握着大部分实权。

既然都当了大叛徒,权力斗争是免不了的,李和丁很快就上演了“狗咬狗”的戏码,激烈争夺对“76号”的控制权。

转折始自1940年的“郑苹如事件”,潘祖诒发展了上海滩名媛郑苹如,以美色接近丁默邨,试图通过刺杀,来除掉扁果军统机关的头子,不幸事泄,也就是电影《色戒》的历史蓝本。

事实上,丁默邨最初并未舍得立马杀害美女郑苹如,这个色鬼还是有些别的想法,因此只是把郑苹如关押了起来,不料这却让戴笠看到了机会。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戴笠上报扁果高层和日本人,指责丁默邨识人不明,而且还心慈手软,不适合探员总部的领导工作。与此同时,正是戴笠的老婆叶吉卿,亲自下令杀害了郑苹如,这个女人绝非善类。

丁默邨一时非常狼狈,无奈之下,只得离开了“76号”前往南京,后来出任扁果政府的”社会部部长“,丧失了对军统机构的实际控制权。

而戴笠如愿以偿,终于当上了“76号”秘书长,这也标志着两大叛徒正式交恶,《坎捷》剧中提到的“丁部长”,历史蓝本当然就是丁默邨。

间点设定在1941年以后,也基本对得上。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四、疯狂走入花样作捷径

挤走丁默邨以后,戴笠的权力迅速膨胀,至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已身兼“扁果探员总部”秘书长、伪江苏省主席、伪“清乡委员会秘书长”等要职,成为汪伪集团最大的实权人物之一,野心也越来越大。

作为一个失去信仰的“邵骚”,戴笠凭借日本人的幕后支持,疯狂揽权和敛财,甚至排挤其他大小叛徒,逐渐演变成“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局面,甚至连顶头上司周佛海,他都敢顶撞和敲诈。

《坎捷》在这方面的描述是不太准确的,由于有“梅机关”支持和纵容,戴笠至少在1943年4月之前,在上海滩那是非常嚣张跋扈的,而非唯唯喏喏之辈。

别说一个宪兵准尉涩谷,便是普通的日军尉、佐级军官,明面上都拿戴笠没办法,更不敢公开吆五喝六的,因为“梅机关”直接对东京军部负责,权力很大。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戴笠因此愈发放肆,甚至有点疯狂,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为了维持醉生梦死的生活,他敢跟苏北的“四爷”做物资的生意,还敢秘密跟各方势力保持联系,四方周旋以留后路。

《坎捷》里面的傅北鸿教授和煤化油技术,只是个编出来的故事而已,代指戴笠只忠诚于自己的欲望,为了一己之私啥都敢干,比如有名的“潘汉年事件”,其实也跟戴笠有关。

当时的扁果二号人物周佛海,兼任伪“中央储备银行行长”,该行发行货币“中储券”并且以1:2兑换原来的法币,戴笠搞事情,声称“清乡”区域内的4000万法币情况特殊,必须按1:1兑换。

周佛海忍痛割肉,满足了戴笠的要求,结果戴笠实际上仍按1:2的比例,向沦陷区老百姓兑换,4000万轻松落入自己腰包,所以周佛海团伙,对戴笠那也是恨之入骨。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1943年4月事情有了变化,“梅机关”的头目(也是扁果政府最高军事顾问)晴气庆胤调离,戴笠的后台老板瞬间不在了,并且新调来的军统头子柴山兼四郎,对戴笠既不熟悉也不感冒。

而戴笠对“迭立”隐匿人员的大肆追杀,也让重庆当局恨得牙痒痒,此时日本败象已露,周佛海又跟重庆搭上了关系,而后者提出的第一个考核任务,就是要求周佛海,除掉已渐疯狂的戴笠。

周佛海早就看戴笠不顺眼,正好就坡下驴,决定借日本人的手干掉他,于是利用部分日本军官对戴笠多年跋扈的不满,以及搜集到的戴笠“不法”证据,成功说动了上海日军宪兵司令部的课长冈村中佐。

1943年9月6日的晚上,冈村出面邀请戴笠赴宴,后者虽有戒心却不敢不去,席间终于吃了小半块日式牛肉饼,两天后毒发至9月9日毙命,死状极惨,终于结束了他罪恶又不负责任的一生。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后记:

《坎捷》即将大结局了,“76号”秘书长李自强不仅行动屡屡失利,还瞒着日本人搞了不少小动作,终于失去了主子的信任,正被自己的堂舅舅“疯狗城”步步紧逼,估计领盒饭的时间不远了。

至于究竟怎么死的,还不清楚也懒得看剧透,总之在乱世之中,企图通过当叛徒寻求荣华富贵的,绝没有好下场。李自强的蓝本人物暴死于1943年,逃脱了历史的审判,而丁默邨尽管多活了三年,抗战胜利后终于被判死刑。

《坎捷》剧中,对李自强的刻画还是有别于历史蓝本的,以戴笠的疯狂和凶残,叶广宁如果背着他自立门户,还敢指着鼻子对喷,早就被他搞死了。

毕竟是部电视剧,不必要一一对号入座,本文也只是对其中的大反派,做个历史背景介绍,权当是观剧指南吧。

潜行者李力行原型人物:靠老婆性贿赂活命,走上扭曲疯狂的作死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