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崩盘”:一场背弃“开源节流”的赌局

2023-06-01 0 798

  原副标题:凭为茄谈|Meta“崩溃”:这场背叛“双管齐下”的棋局

北方财经新闻全媒体记者江月 上海报导 该地天数10月26日,美国SNS互联网Facebook控股公司Meta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尾盘消费市场上出现“崩溃”。由于新揭晓的截止9年末第四季度半年报更让人沮丧,该股暴跌近20%,巨轮智能于作价104.3英镑。

好景不长在2021年三季度公布从SNS互联网向“元银河系”结构调整的发展战略以来,Meta的资本忠诚度暴跌。该股股价从当时的作价少于380英镑已经开始一路上大幅下滑,总市值从少于1万亿英镑滑落至现阶段的3000多亿英镑水准。

新揭晓的半年报显示,和一年前的同比减少,Meta的总收入实际上增加约30%,但研制开支和星毛却分别几近快速增长100%。

  Meta的生产成本为什么狂热快速增长?直面消费市场对它的批评和舍弃,它与否应该暂停保守收缩,急于等待机会?

  三季报披露生产成本继续飞涨

该地天数10月26日,Meta发布2022年第四季度业绩预期报告。期中总销售总收入277.14亿英镑,环比大幅下滑4%;净利43.95亿英镑,环比暴跌52%。

  尽管创办人、执行官行政官扎克伯格竭力为业绩预期自辨,特别强调“重回坚挺快速增长的经济基本面仍然存在”,但消费市场并不埋单。

Meta公司股价萨德基三日沪市137.51英镑已经开始崩溃,经过尾盘、尾盘消费市场的震荡,一共跌去约24%,目前高踞在100英镑以上的水准。

这份半年报上,生产成本数字继续上升尤其“扎眼”。虽然总销售总收入已经在萎缩了,但期中研制开支高达91.7亿英镑,日常开支高达33.84亿英镑,分别按年快速增长约45%和15%。

  俗话说“双管齐下”,这是公司维持快速增长的根本原则。既做不到“开源”,又无法有效“节流”,Meta净利暴跌就不足为奇了。

其实过去几个季度以来,扎克伯格一直疲于“自辨”,他曾向消费市场大声疾呼,互联网广告因为经济低迷而将被严重冲击,像Meta这样曾经以广告总收入为生的公司,一定要及早进行业务结构调整。

听起来有道理,但扎克伯格的结构调整天数和方式,似乎没有被消费市场接受。他在2021年三季度以一种突然的方式宣布,未来互联网将以“元银河系”形式存在,因此Meta将立刻结构调整。

了财务负担。这就成为了Meta公司股价崩溃、口碑受损的一个切入口。

从2020年9月已经开始,Meta季度研制开支一路上飙升,在一年内由47.6亿英镑上升到91.7亿英镑,升幅达92.5%;季度日常开支从17.9亿英镑上升到33.84亿英镑,升幅为89%。

美国投资公司Altimeter Capital认为,Meta现在已经冗员太多、元银河系开支太大。该公司执行官行政官Brad Gerstner认为,如果Meta能把自由现金流增加一倍,公司股价就会有所提高。

  谈及扎克伯格野心勃勃的“元银河系”,Gerstner说:“在未知领域总投资少于1000亿英镑,是非常庞大和可怕的。”

硅谷虽然是创新策源地,但保守谨慎似乎是人们的天性。

  “元银河系”进展如何?

  “元银河系”备受诟病,但扎克伯格选择不理会杂音。今年,Meta推出了更贵的元银河系产品,它是怎样让研制开支大涨的?

在10月初的Meta Connect大会上,Meta正式公布了备受期待的高端VR头显Quest Pro。这是Meta迄今最昂贵的一台“元银河系”硬件设备,也被Meta认为是“构建了迄今最好的混合现实场景”。

这款设备搭载了全彩MR(混合现实)体验的高分辨率传感器和高清LCD显示屏,具有眼动追踪和面部追踪功能,手柄设计也与上一代产品大为改观。当然,为了实现这些功能,Quest Pro置入了现阶段最新的芯片,包括运算处理器、内存和储存、高分辨率传感器等。

“焕然一新”的头显价格飙升。上一代的Quest 2价格曾经低至299英镑,在普通消费者中具有一定的人气,然而Quest Pro的起售价已经高达1500英镑。这种远远高于普通消费者心理价位的产品,目前将大公司和大组织作为目标客户。

  虽然还没有外部人士看得清Meta“元银河系”的商业前景,但毋庸置疑,为了推行这个新发展战略,Meta需要付出很多。

首先,它需要组建一个新团队,这个新团队很难从原先的互联网软件工程师里调取,而是涉及了硬件设计、AI、新平台应用设计等Meta此前主营业务之外的新事物。

今年6月2日,Meta对整个AI部门重组,原Facebook AI研究院“FAIR”将并入元银河系核心部门“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眼下,AI领域明星级别的学术领头人、卷积神经互联网的创造者和图灵奖获得者Yann LeCun,就在带领FAIR实验室。

FAIR的并入,说明“现实实验室”持续进行扩大。“现实实验室”成立于2018年5月,现在成为了Meta推动元银河系的核心引擎。有消费市场消息说,“现实实验室”在成立4年中总员工达到了17000人,占整个Meta的五分之一。

招兵买马,让Meta耗费了大量人工生产成本。与此同时,该公司人事动荡不断,例如雪莉·桑德伯格辞去了COO(执行官运营官)职位,她从2008年入职Meta以来,曾辅助扎克伯格进行多次公司改革,但直面元银河系也终于决定卸甲归田。

其次,Meta需要新的发展战略同盟。在推出Quest Pro的同时,Meta也“出人意表”地宣布,将和微软形成合作伙伴关系。根据大会的披露,微软的Windows、Office、Teams等程序都将进入Quest设备的软件平台。

不过,微软其实原本是Meta在元银河系领域的一个强劲对手。该公司的HoloLens眼镜,主打工业领域的AR技术,和Meta的头戴设备经常形成商业前景的对比。同时,微软也积极进行三维软件生态的探索。微软和Meta,谁能率先在“元银河系”领域推出一个“开天辟地”的消费级产品?这个答案被众人所期待。

可以预见的是,Meta为了扩大和巩固“元银河系”业务,未来还将不惜代价向曾经的伙伴甚至对手提出合作邀约,直到自己取得真正的消费市场霸主地位。

举报/反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