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型不满角色,真人真事作品改编权有多大丨娱乐有说法

2023-08-23 0 301

依照布偶真事翻拍的影片越来越多,然而据此引发的纷争也不断涌现,《亲爱的》蓝本反感影片的艺术刻画,《苏格兰人》近期也再次出现了配角蓝本反感马丁·斯科塞斯的翻拍的情形。 >>>《苏格兰人》配角蓝本反感影片翻拍,称其为“假影片”

在那些该事件中,很多布偶蓝本还健在,很多布偶蓝本早已逝世,针对布偶许可的那些相同情形,与否也有相同的处置方式呢?和,对一部依照布偶真事翻拍的影片到底有哪些翻拍限制呢?

布偶蓝本健在的情形下,假如未取得布偶许可,布偶蓝本能从心神丧失视角展开申诉,假如影片翻拍存有羞辱或严重失真的情形,布偶蓝本也能从心神丧失视角展开申诉。

但假如布偶蓝本早已逝世了,心神丧失作为法益的一种,与权利人同时存在,具有强烈的安卡丽蒙性,因而布偶蓝本死亡后,是很难展开画像申诉的。但鉴于对布偶蓝本的羞辱或是毁谤,会对布偶蓝本的监护人构成根本性精神伤害。所以法律条文明文规定了被害者的心神丧失,可由监护人展开申诉。这也是目前众多布偶蓝本后裔展开申诉的私法基础。

那么,为了防止类似该事件重复发生,对这类依照布偶真事翻拍的影片,有四方面须要特别当心呢?

首先,对早已逝世的布偶蓝本,找到无权处置的后裔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一定要搞清楚布偶蓝本的后裔身份,和可能的其他无权处置许可的后裔,以防止再次出现最后冒出的后裔说不承认别的后裔许可的难题。

其次,翻拍的电影剧本与否须要后裔翻查或同意。这也是公法中再次出现难题非常多的情形,即最后呈现的版与后裔的期待差距较大,从而产生矛盾。因而,须要在后端许可时就做出约定,谁享有最后的决策权,和后裔能在摄影艺术中有多大的参与程度。

最后,对制片公司来说,对布偶真事的翻拍如果当心“度”的把握。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该案心神丧失案件若干难题的答疑》第十问中,即明文规定:“描写布偶真事的诗歌,对特定人展开羞辱、毁谤或是披露个人隐私损害其脸面的,应认定为侵犯他人心神丧失”。

因而,影视制作制片公司如果当心在翻拍过程中对布偶生平的整理,防止过于揶揄或歪曲。

□李振武(星影视制作娱乐法创办人、影视制作娱乐法律条文师)

南方周末编辑 吴龙珍 校订 危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