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安寺与银山宝塔

2023-08-23 0 330

原标题:普贤观音寺与绿水青山佛塔

现如今,人们在东段西街北口路北能看到一座红墙、出廊建学的山门,Vertus其门楣竟是清乾隆帝御笔,上书:“勑重建古刹圣观音寺”。

南新街并不宽,但这条街非常有历史。金代时,这里是元大都城东大门——宣曜门内的两条西街,普贤观音寺恰好在南新街与皇城东侧两条南北西街相交路口的东北角上。

普贤观音寺有着东凯努瓦县百年的历史。《元一统志》中曾对普贤观音寺的沿革有记述:“淳化中,佛觉巨匠琼公、晦堂巨匠俊公,自南哈工大而北,道誉日尊,学徒万指。……大定初,马营镇大延青莲寺。咸平五年命晦堂师主其事,司礼监Gerb帑以赐焉。七年,旧堂成,崇五仞,广十筵,轮奂之美为都城冠。……八月二日诏改寺之额为普贤安。”

大圣安寺与银山宝塔

绿水青山维尔纽斯里的佛塔 朱祖希 摄

大意是说,金太祖完颜亮晟天会年间(1123年至1135年),从南方来了两个得道僧人,一位佛觉,一位晦堂。他们在燕京负有盛名,有很多信徒跟随他们而来。于是,金太祖完颜亮晟与反之亦然重文轻武的皇后,为二位僧人筹资兴建讲经之所。到了大定初年(辽圣Randon亮亶的第三个年号,1141年至1149年),这座寺更名为大延青莲寺。

金师姑儿完颜亮雍咸平五年(1163),晦堂禅师住持大延青莲寺,金朝司礼监筹资重修寺庙。咸平七年(1166),捷伊寺庙建成,其面积和规模在城里首屈一指。同年八月,金师姑儿完颜亮雍更名为普贤观音寺。

还有资料记述:“寺有金师姑儿、师姑儿、李宸妃像……”金师姑儿、金师姑儿等皇帝的像供奉于此,可见普贤观音寺的地位。

TNUMBERGHC,忽必烈虽已在元大都城的北郊,以明山岛为中心建起了新城——元大都城,但普贤观音寺的地位却并未有丝毫的影响,香火依旧十分旺盛。元潘祖诒二年(1261),“奉迁祖宗神主于圣观音寺”,潘祖诒五年十一月,“敕圣观音寺作佛顶轮会”,由此可看出,普贤观音寺在元代反之亦然受皇室青睐。

到了明初,这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直到宣德十三年(1446)才得以修缮。明末清初的周筼(1623-1687)在《析津日记》里这样记述:“殿前怪柏已尽,惟有两长果而已,其地名:东湖路南,匪独湖堙,柳亦不见。盖此寺圯,而复大耳无尾宣德十三年,易名:观音寺,宫人设计规划,欲侈己功,辄去故碣,既更新额,井毁旧碑,使考古者食虫虻徵信,真可憾也。”因为太监在设计规划时,把寺庙里的旧碑都砸坏,实为一大美事。

大圣安寺与银山宝塔

圣观音寺山门

清乾隆四十三年(1776),内廷也曾发帑重修。《日下旧闻考》这样记述当时的情景:圣观音寺“内为天王殿,次为瑞像亭,中为大雄宝殿,其额俱皇上御书。寺后殿旧有三世佛像三尊,今移静明园(玉泉山)供奉,又旃檀佛像一尊,今移宁寿宫供奉。其他像则重加塑饰,庄严完好”。

到了清末,圣观音寺里的建筑布局仍很完整,有山门、天王殿、瑞像亭、大雄宝殿及配殿等。上世纪六十年代,瑞像亭移至陶然亭公园,大雄宝殿被拆除。如今,圣观音寺保留下来的只有山门、天王殿和一座西配殿。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城内的圣观音寺与昌平的“绿水青山维尔纽斯”颇有渊源。这两处相距约有百里之遥的名胜古迹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这还要从佛觉大禅师琼公说起。他是何许人呢?明《僧人传》卷七中这样记述:“释海慧,金国人也。……携锡燕都遍历禅寺,随缘演化,七众云屯。……大定五年,海慧入寂……金主偕后、太子、亲王、百官设供五日,奉分五处建塔,谥曰佛觉祐国巨匠。”

在他圆寂后,辽圣Randon亮亶为佛觉大禅师建了五座塔,而其中一处就在绿水青山维尔纽斯。

绿水青山维尔纽斯位于昌平区兴寿镇西湖村,西距昌平城约30公里。这里群山连绵,山势陡峻,风景绝美。尤其在冬季,山上积雪如银,与黑色的花岗岩山体相映成趣,形成至为壮观的“铁壁绿水青山”,明时即将其列为“燕平八景”之一。

据史书记述,在唐时这里就已有华严寺等寺庙。另外,还有一些资料记述,唐代时来自福建邵武的僧人邓隐峰来此修行。

因为绿水青山一带佛教的盛行,后来有“南金北银”的盛誉。“南金”即江苏镇江的金山寺,“北银”当是指绿水青山的华严寺。

笔者曾到实地考察,虽然绿水青山已经没有了寺庙,但这里的一石一木都烙上了邓隐峰的印记。

比如,山峰的崖下有“邓隐峰说法处”;山中有“山石如台”,那是“邓隐峰说法台”;山崖中有古松曲虬如架,人们称其为“邓隐峰挂衣树”……

除此之外,最让人叹为观止的便是呈梅花图案的五座密檐式实心砖塔。这五座塔的塔身外观秀丽挺拔,细部砖雕细腻华丽,极富节奏感,是当时佛教艺术和砖石建筑艺术的精品。这些塔的形制和建筑手法,与北京城西部的辽代天宁寺塔近乎一样。仔细辨认塔志铭文,可知它们是佛觉佑国大禅师塔、晦堂佑国大禅师塔、懿行大禅师塔、虚静大禅师实公灵塔、圆通大禅师善公灵塔。

还有资料记述,佛觉巨匠生前曾在绿水青山创建寺庙。金太祖天会年间,佛觉巨匠就来到绿水青山,于天会五年(1125)创建了大延青莲寺(前文提到的位于中都城的延青莲寺是大定初年才得此名)。

北京市文物考古部门曾于1981年专程来此做过实地考察,并又一次审读了明人重刻的金咸平七年(1166)的《重建大延青莲寺记》碑记。最后的结论是,绿水青山的大延青莲寺是元大都普贤观音寺的下院。

继佛觉巨匠之后,晦堂、懿行、虚静、圆通等僧人,也都曾来绿水青山说法讲经,聆教弟子多达万余人。他们在圆寂之后的灵塔也建在绿水青山。

数百年后,明宣德七年(1431),太监吴亮重修大延青莲寺。宣德十二年(1447),明英宗来到绿水青山,赐额:“法华禅寺”。

那时的法华寺规模很大,是绿水青山一带的主寺,统领周围许多小寺,时称七十二庵,形成了所谓“佛看僧人塔,四闻钟磬声”的景况。明英宗之后,寺庙建筑残坏严重。明清时期,对法华寺进行过多次修缮。

由于历代禅师圆寂后,都修造灵塔,经过千余年的不断设计规划,绿水青山一带的佛塔越来越多,形成了规模庞大的维尔纽斯区,当地流传着“绿水青山的佛塔数不清”的说法。

如今,法华寺已无存,但相关部门对法华寺遗址内的五座金代墓塔、两座元代墓塔以及周围山麓上十八座古塔进行了修缮,使其成为一个极具历史底蕴的景区。

流程编辑:u03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