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榕资本张震、源码资本曹毅……自立门户后,这6位VC的业绩也很好

2023-08-23 0 960

高榕资本张震、源码资本曹毅……自立门户后,这6位VC的业绩也很好

摄影:Bob君

中国的VC市场是伴随着证券市场的完善和互联网的兴起而逐渐发展的。前者为VC提供退出通道,后者为VC提供大量高成长性的标的。因此,互联网浪潮兴起的二十年,也正是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快速发展的二十年。

在这飞速发展的20年里,VC已经进入2.0时代——从2014年开始,一大批知名投资人自立门户。

彼时,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下,融资需求暴增,相应地,VC市场处于极度活跃期。美元基金进入中国市场十余年时间,已经培养出了一批有能力自立门户的中生代投资人。

这些自立门户的投资人也给行业带来了新的力量与气象,更是中国VC行业新一轮格局变化的开始。

01 高榕资本 张震

2020年10月,高榕资本宣布完成新一期美元与人民币基金的募集,新基金总规模折合人民币超100亿元。其中,第五期美元基金规模为11.5亿美元,这也是当年中国募资规模最大的一支美元VC基金。

至此,高榕资本管理的美元和人民币基金整体规模折合人民币约280亿元。

在VC2.0当中,张震与来自IDG的老同事高翔、岳斌创办了高榕资本,到今天已经近7年时间。

仅在2018年,高榕资本投资与持股的项目中,IPO的就有拼多多、虎牙直播、华米、蘑菇街、美团点评、平安好医生与普惠财富。它所管理的基金规模几乎也是VC2.0中之最。

提到高榕,大家最先想到的可能会是拼多多——VC赚大钱的项目不少,但超过20亿美金回报的案子就屈指可数了。

拼多多是可以把高榕推进商业历史的案例,更是一个张震敏锐洞察力与决策能力的经典案例。

关于拼多多,高榕是怎么投出来的?

高榕围绕线上Costco的模型研究投资机会,几乎与国内所有相关类型的公司都见了面。LP孙彤宇给到了关于拼多多的项目线索,然后就有了经典15分钟——张震只和黄峥聊了15分钟,便决定投资。高榕不仅领投了拼了拼多多的A轮和B轮融资,也在之后持续跟投,总投入不少于1亿美元,拿到了足够多的份额。

张震曾表示,做投资怕的是Miss掉项目,不是怕投错。不怕Downside的风险,怕的是错过Upside的机会。这是VC行业的属性。

“创业做基金和做企业是有很大区别的。做企业,你想成为第一,一统江湖,这是王道。但永远不可能有哪家VC可以一统江湖,每家基金就这么几个合伙人,每个人每天只有24个小时,你的资金永远处于有限状态。所以,对VC来说,要有自己的风格,不是跟别人去比,是跟自己比。很多时候项目不是被别人抢走,是放在你面前你没能够做出判断,错过了。”

张震认为2013年其创办高榕资本是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的。

“第一个「天时」是什么呢?那时互联网创业和投资的上半场已经结束了,解决的主要是基础设施和纯粹互联网应用的问题。互联网下半场要解决什么问题?我觉得有两大关键词。一是产业互联网。二是新兴技术,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机器人应用、AR/VR等概念。我们当时创办基金时,瞄准的正是产业互联网和新兴技术。

还有第二个「天时」互联网+。90后、95后成为主流消费人群,相应要求创业者年轻化,投资人也要有变化,更靠近创业者,这是对VC新生代的需求。

「地利」指的是,中国的创业新富阶层逐渐产生了财富管理的需求。在中国主流的VC,如红杉资本、IDG资本,它们本身是海外品牌,管的是来自美国或者欧洲的钱。高榕资本作为独立品牌,钱来自中国互联网大佬们,通过互联网起来的一批中国企业家成为我们的出资人,VC领域我们是第一家这么做的。「人和」很容易理解,就是我们拥有广泛的人脉。”

在张震眼中,一个合格的风险投资人应该具备两个基本条件:

第一,你必须在行业干满十年,有足够多的项目积累。

第二,经你手投够一亿美元。

02 源码资本 曹毅

2021年1月22日,电子烟行业龙头悦刻主体公司雾芯科技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收盘暴涨145.92%,市值达2966亿元人民币。

悦刻上市后创始人汪莹身价近1800亿人民币,一举超过王健林、刘强东,位居中国女首富。

这是中国电子烟行业的超级独角兽,源码资本持股比例为10.7%,为其最大的机构投资者。

2014年,曹毅离开红杉创立源码资本时仅30岁。美团创始人王兴曾经这样评价:“曹毅是一个刚满30岁却有十年投资经验的VC,曹毅的体力、智力、心力都非常强。我愿意赌他会成为新一代VC中的佼佼者。”

此言不虚。

2014年成立至今,源码资本资金管理规模已经达到15亿美金、88亿人民币,成员企业中字节跳动、美团、贝壳、理想汽车等一大批新生力量开始引领中国新经济的发展浪潮。

同时,源码资本也从诞生之初的小团队,逐步发展成为团队接近80人,办公室分布北上深三地的跨区域机构。

去年年末,回顾源码资本创业的几年,曹毅认为,这“既是做投资的六年,也是在新经济股权投资领域创业探索的六年。”这期间,自身也经历了成长蜕变:“从狙击手到连队长,从一个纯粹投资人变为一个在资产管理行业的创业者。”

在曹毅看来,对过去的几年进行总结,要从这一个一个投资案例背后入手,首先应该要回答“为什么做”,“去做什么”,和“怎么去做”这三个问题,也就是“如何是看待我们自己的why、what、how”。

从投资的角度去定义一家机构的why、what、how,答案会呈现出一个有序的金字塔模型。最底层是投资的初心,这既是在回答“why”这个发端起始的问题,也为后续的上层建筑打下基础。曹毅认为“如果一个投资机构的初心不是那么纯粹坚定,那么在中国这种竞争浪潮下,实现持续优秀的回报可能是比较困难的,也会患得患失做得体乏心累”。

“投资初心”与发乎其上的“投资理念、投资策略、投资逻辑、投资判断”几者之间是衍生递进的关系,其中“投资策略、投资逻辑、投资判断”回答了一家机构“how”的问题。例如,源码资本自成立初期就确认了“三横九纵”的投资地图,以“互联网+”、“智能+”、“全球+”为投资主线,不断前行,这也是最为容易被外界所感知的。

而想要去了解一家机构深层次的“what”,需要去到这个金字塔的中间层,也就是投资理念中寻找答案。投资理念可以理解为价值主张,也类比于一个人的价值观。“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投资机构需要面临取舍。对比具体的投资策略、投资逻辑、投资判断,一家机构的价值主张更加泛化、更加抽象,也更加底层。在曹毅看来,“这个世界机会太多了,你必须得有一个相对底层的理念:我相信的是什么,相信什么是有价值的。”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源码资本资金管理规模发展到一个新阶段,内部组织持续创新迭代,投后服务能力稳步提升,IT数据价值初露锋芒,外部“码会”生态循环良好,这些不同侧面的优化和成长都源自于源码清晰的自我定义。

六年之后的今天,源码成员企业近200家,覆盖中国新经济领域的各个方面,源码与成员企业一道正在成为推动中国崛起的新兴力量。

03 愉悦资本 刘二海

刘二海的个人履历非常传奇:理工科出身,本科与研究生就读于桂林电子科技大学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进入VC圈以前,他是铁路网络公司的运营总监。

2003年,刘二海于北大就读EMBA,在一次联想投资(君联资本前身)举办的投资讲座上结识了联想投资合伙人王能光,随后加入联想投资,完成职业转型。

此后,刘二海在君联资本工作了近12年,主管TMT及创新消费领域的投资,直到2015年,刘二海辞职创立愉悦资本。

踏入VC圈后十余年,刘二海投资了约80个项目,其中有超过10家成为独角兽,投资名单中不乏易车、途虎养车、摩拜、蔚来等明星企业。

在业内人士看来,愉悦资本的风格是“投大赛道,大行业,猛投”。比如汽车/出行,在这个领域,愉悦资本的存在感特别强,像摩拜、哈啰出行、途虎养车、蔚来等等都可以在他们的融资中,见到愉悦资本的身影。刘二海把这种产业聚焦的打法称之为“面向根据地”的策略。

在今年的一场论坛讨论中,刘二海分享了自己对于行业的最新看法。

在刘二海看来,消费互联网时代已经结束,新基础设施时代已经来临。

“另一部分行业在迅速地崛起。”对于未来看好的赛道,刘二海表示,第一,未来连接无处不在,没连接的将实现连接,这方面人与人之间已经做到一定程度,物联网会增加很多连接。第二,人工智能将开花结果,包括语音智能公司以及自动驾驶公司会出现更多的落地,而不是像之前悬在空中的技术。

此外,刘二海还看好L3自动驾驶在国内的普及,他表示,“未来L3一定会成为一个普遍接受的东西,只是一年或者两年的时间问题。”

04 凯旋创投 周志雄

人称“鹰眼”的周志雄,因其投资案例的快、准、稳,在业内逐步确立了“江湖地位”。精明、果敢、深谙投资之道,这是投资圈对他的评价。

他是伴随中国风险投资一起成长的典型的本土投资家。同样有着海外的求学与工作的经历,同样有着坚实的技术背景,但在1995年风险投资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周志雄就辞退了他在美国贝尔实验室的工作,作为软银进入中国首批资金的项目管理者,成为UT斯达康吉通项目的副总裁。

1999年,作为活跃于中国的第一批VC,周志雄正式进入风险投资界,经历了互联网泡沫的洗礼,经历了风险投资从癫狂到冷静的逆转,在中国风险投资度过了风雨波折之后,周志雄和当时的软银亚洲的其他同事一起创造了盛大的金牌项目。

当年,周志雄一手促成对盛大的投资,仅仅14个月,盛大登陆纳斯达克,4000万美元的投资在20个月内实现了大部分退出,5.6亿,十几倍的回报,至今也是创投界的经典案例。

业内戏称周志雄为“鹰眼”,原因就是他对项目准确的判断力。

2008年,他一手创办了凯旋创投。就如同这家机构的名字一样,周志雄对其有着极大的期待。“战胜而回,谓之凯旋”,胜利,是凯旋创投的基调。

作为中国优秀的高科技创业投资基金,一直以来,凯旋创投都坚持以技术创新为导向,以为LP创造收益为目标。

在包括物联网、高端制造、人工智能、先进医疗、高性能材料等领域在内的国家战略新兴产业持续深耕,深度布局,积极发现、投资具有创新力和成长潜力的优秀企业。

去年,凯旋创投已陆续投资了包括本导基因、墨芯人工智能、天科雅、PyrAmes等在内的多家高科技公司。同时,亦有包括奇安信在内的多家公司已上市或已启动上市流程。

周志雄认为,从宏观角度看,经济的三驾马车在去全球化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出口和消费都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需要一定时间去恢复,投资成为了唯一的方向。

“新基建”既是为了未来智能化、数字化的有利准备、蓄力释放经济增长潜能,也是为了应对目前全球经济萧条,国内经济疲软的切实需求。

在“新基建”建设需求的驱动下,一大批科技创业者和科技创新企业也将迎来发展的窗口期。但同时,对创业者和创业团队的要求也更为严苛。

与消费互联网时代有好的想法,充足的资金和好的执行(和好的运气)就能造就独角兽不同,科技领域的创业者和创业企业一定要有深厚的行业积累,要掌握核心技术,要有能力构建足够高的护城河,还要有能力融资,有能力拿到优质的产业资源。要做到这些一定要求创业者要有相对完整的团队。这样才有可能做成相关领域的头部企业。

05 峰瑞资本 李丰

作为IDG曾经最年轻的合伙人,2015年,李丰联手前IDG资本合伙人林中华等人合伙成立峰瑞资本,聚焦TMT、医疗、金融、硬件、科技制造、企业服务、生活方式等领域的投资机会。

在外界看来,李丰的履历就是一个大写“折腾”。1991年入读北大化学系,1998年放弃美国罗切斯特的博士学位,回国创业。2000年创业不成加入新东方,带领团队创办“泡泡少儿英语”,七年后又离职,创办目前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广告数据公司秒针系统,而后又转入IDG,一跃成为IDG最年轻的合伙人。

在IDG担任合伙人期间,李丰主导投资了宜信、猪八戒、三只松鼠、嘀嗒拼车、Bilibili、河狸家、韩都衣舍等一系列优秀项目

功成名就却转身离开。李丰曾自述,再出发要做的是创新中国已存在二十年的VC行业规则。开放CARRY给外部投资者以及降低出资门槛,引入高势能人群当LP……改变传统VC的利益分配和投资决策规则,峰瑞资本正在试图构建围绕创业公司的新型投资生态。

峰瑞资本成立于2015年,专注于早期和成长早期投资。重点投资方

过去5年,峰瑞资本在中美两个市场投资了超过100家创业公司。投资组合中,不仅有三只松鼠、360金融、Uber Global等上市公司,还有许多具备高成长性的创新企业,包括清陶发展、花生好车、洋葱学院、什马、三顿半、卡尤迪、肇观电子、新格元、翼菲自动化等等。

06 创世伙伴资本 周炜

作为投资人,周炜也有着丰富的创业经历。

从1991年到2003年,周炜先后经历了两次创业。

“1991年,我考入电子科技大学物理电子技术专业,大三的时候开始创业,主要参与设计中国第一代信用卡支付POS设备及相应软件。大学毕业后,正式进入这家企业。”公司高速发展并且在1996年在上交所上市。

2000年后,基于新股东的战略转移,公司渐渐不再是一家专注科技的上市公司,与创业初期的业务背道而驰。这让周炜第一次感觉到,有些时候资本的力量大于努力工作的运营者。

2003年,周炜在上海创办第二家企业,公司专注无线支付和金融风险管理,并成为银联商务的重要技术合作伙伴。清晰的战略导向、超前的技术储备和和优异的运营业绩使得公司于两年后成功实现高额并购。“如果当时有好的投资机构进来,或者如果我对资本市场更熟悉一些,公司很有希望继续发展独立上市。现在看来,能否善用资本的力量是创业者的一项重要能力。”

两次创业,让周炜意识到了“资本的力量”。

之后,周炜决定去沃顿商学院学习,自己设计了“风险投资和企业家精神”为主修专业。周炜认为,很多企业的创始人都不太懂得资本运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果公司本身的业务很好,创始人又能利用好资本市场这个非常强大的工具,那么很有希望成长为基业长青的大公司。

在沃顿期间周炜开始和KPCB有了接触,并在2007年作为创始团队成员创建KPCB中国基金,担任主管合伙人领导中国基金在高科技领域的投资,专注领域包括互联网、无线技术、新媒体等,并且从2007年开创了基金在金融科技的持续投资。

2017年,周炜和一起工作多年的KPCB中国基金TMT团队成员一起创建了创世伙伴资本,专注于支持中国TMT领域早期及成长期创业投资。在为国际顶级基金管理中国基金十年后,周炜相信只有更加本土化的决策机制才能在今天本土创新加速出现的环境下,更好地服务中国高速进化的创业者。

作为一名投资人,对于独角兽,周炜有着自己的观点。他把自己过去十几年的经验总结为“独角兽三定律”,用作考察初创企业的重要指导。

第一条“越野定律”,即同样模式的公司,只投资一家企业,专注基金所有资源扶持其一枝独秀,这条定律在投资金融科技公司,如宜信和京东数科等企业时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第二条“红灯定律”。喜马拉雅是红灯定律的实践者,看一个团队要看他对未来的预判、战略以及执行力,并且在别人之前就进行布局。因为资源总是有限的,你先拿到了,别人就没有了。

最后一条叫做“火箭定律”。即一个创业者能否在不同阶段招募到不同能力、阶段的人才,以及善于使用不同资源助推。很多公司到了一定的发展阶段以后就面临巨大的震荡,影响其最后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公司,这条定律是其中的一个关键点。

举报/反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